top-logo
CN
logo

发现邂逅艺术

太宰府天满宫的艺术家和艺术品

©︎Ryan Gander
无意义的闪光体,2011年
Taro Nasu摄于东京

Trunks Petals

自十世纪初创立以来,艺术一直都在太宰府天满宫得到赞颂。如今,神社通过一个创新的艺术项目吸引了世界各地才华横溢的艺术家,使这一遗产得到延续。他们的艺术作品点缀着神社的庭园,并触发着围绕信仰和信念、想象力与现实之间的界限、生态系统和生命转瞬即逝的本质等一系列主题进行的讨论。

Petals
Petal
Ryan Gander

Julian Abrams摄

Ryan Gander

英国概念画家瑞安·甘德(Ryan Gander)通过他创作的作品将日常生活和背后的力量连结在一起。甘德在其极具创造力的雕塑和作品中运用了多样化的技术和装置,来创作故事片段,并鼓励观众构建个人叙事。他的艺术作品在全球范围内都有展出,并成为了重要的收藏品。

Petals

Really shiny stuff that doesn't mean anything(无意义的闪光体)

一直以来,人类都被闪亮的事物所吸引。瑞安·甘德(Ryan Gander)通过他的装置艺术作品《无意义的闪光体》探索了这种与生俱来的迷恋。巨大的金属球由成千上万个细微、有磁性的、闪闪发光的物体组成,依稀可以分辨出它们的用途。甘德的作品似乎在向这种驱使人们追寻闪耀物体的强烈渴望发出质疑。

将这些物体吸在一起的磁力是看不见的,然而如果没有了磁力的约束,这些碎片就会散落。这种看不见的力量与信仰和信念如出一辙——这一概念与太宰府天满宫神社周边的氛围融合得天衣无缝。

Art

无意义的闪光体,2011年
Taro Nasu摄于东京

Learned IV

一切皆以了然之4,2011年
Taro Nasu摄于东京

Everything is learned, VI(一切皆以了然之4)

在这件作品中,瑞安·甘德(Ryan Gander)以奥古斯特·罗丹(Auguste Rodin,1840-1917年)的著名雕塑作品《思想者》为基础,探讨着这一叙事。我们所看到的是思想者坐过的石头。他已经离开了现场,但是他存在的证据仍然持续着。

岩石上的凹痕表明他静坐沉思了一段时间。但是他漫长沉思背后的动力是什么?他的想法是否得出了令人满意的结论?又是什么促使他起身离开?

对故事的讲述是甘德的作品中一个常见的主题,在这部作品中,他再次提示我们去质疑周围的世界。

Petals

Metaverse(平行宇宙)

这座雕像是一只有16根羽毛的天堂鸟,提出了有关事实和虚构的本质问题。瑞安·甘德(Ryan Gander)通过随附的文字作品,讲述了一个虚构、复杂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是现实存在的第四任埃格顿男爵莫里斯·埃格顿(Maurice Egerton,1874-1958)。

在故事中,狂热的探险家埃格顿(Egerton)从一次新几内亚探险中返回,并宣布他发现了一种稀有的天堂鸟。他向英国女王介绍了自己的发现,报纸大肆宣传了这个故事。

通过关于男爵的虚构叙述,甘德思考了事实与虚构之间经常被模糊化的界线,含蓄地提出了事物是否总是必须完全真实的这个问题。

Metraverse

平行宇宙,2010年
Taro Nasu摄于东京

Wood

就像我们呼吸的空气,2011年
Taro Nasu摄于东京

Like the air we breathe(就像我们呼吸的空气)

在这幅作品中,瑞安·甘德(Ryan Gander)要求您思考一下,人生中最珍贵的东西是否真的可以用肉眼看到。在神道教中,神明或神灵有多种表现形式,包括瀑布、树木、岩石和动物。尽管这些形式本身并不“珍奇”,但它们代表了宗教的神圣本质。

在这根木柱下埋有一个时间胶囊,里面装满了太宰府天满宫神社附近幼儿园的75名儿童所捐赠的“珍奇”物品。这些物品都放在密闭的容器中,被埋在地下;他们存在的唯一证据是木柱上刻着的对应每个物品的 象形图。

Petals Petals
Petals
Simon Fujiwara

艺术家本人提供

西蒙·藤原(Simon Fujiwara)

西蒙·藤原(Simon Fujiwara)是一位日英跨学科艺术家,他经常用自己的生活经历来创造新的叙事,并通过这些作品来维护人类环境的奥秘,而非解释这种奥秘。他通过电影、绘画、摄影、雕塑以及表演等各种形式来创作沉浸式的装置艺术作品。藤原的作品在世界各地均有展出,并且是收藏品中的代表作。

The Problem of History(历史的问题)

这款朴素的白色花园椅可能看上去并不受欢迎,但它却是战争幸存者的纪念碑。尽管椅子看起来像是塑料做的,但实际上它是由青铜制成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金属需求量很大,许多神社中的青铜雕塑都被融化用来铸造武器。

这把椅子能摆脱那些战时雕塑的命运吗?也许树枝会来干扰,并把它从空中吊起,推到无法触及的地方。也许作为一件“日常用品”,隐藏在普通的视野中可以保护它免受未来的破坏。的确,从现在起到未来的一千年后,“日常用品”还会有意义吗?

History 2013

史的问题,2013年
Taro Nasu摄于东京

Time

时间的问题,2013年
Taro Nasu摄于东京

The Problem of Time(时间的问题)

随着世纪的推移,用于创作艺术品的材料开始变质。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传统”的画布作品中,也发生在几千年前我们的祖先创作的原始手绘作品中。这种变质是肉眼可见的,也是时间流逝的有形证明。

在这件作品中,西蒙·藤原(Simon Fujiwara)在一块人造岩石上勾勒出了当地幼儿园儿童的手印。岩石最初存放在神社内一个开放结构的绘马堂楼阁中,楼阁里有几幅因年久而褪色的绘画样本。随着时间的流逝,用于勾勒手印的水性涂料也会因暴露在化学元素中而被磨损。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人造岩石将保持相对不变,从而引发出了人们对永久性本质的思考。

The Problem of Faith(信仰的问题)

随着人类不断寻找新的、更复杂的方式来控制自然界,科学界(可证实的知识)和信仰界(精神的信念)之间的分裂和脱节变得越来越明显。在《信仰的问题》中,藤原通过将天然外观的岩石与一根拐杖相结合,在真和假之间建立起对话,从而探讨了这种二分法。

这件作品由一块放置在自然环境中的空心混凝土铸成的岩石,和插在岩石中的拐杖组成——它们被故意放置在一起而产生一种对比感。拐杖似乎巧妙地暗示了信仰或宗教所提供的支持。这个文物是否也会在将来成为被奉纳的 对象呢?

Faith

信仰的问题,2013年
Taro Nasu摄于东京

Petals
Peirre Huyghe

Ola Rindal摄

Pierre Huyghe

法国概念画家皮埃尔·休伊(Pierre Huyghe)通过电影和特定地点的装置艺术作品探索各类哲学主题。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他的作品已在全球展出并获得了无数奖项。其中包括2001年威尼斯双年展评审团的特别奖,以及2002年纽约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的雨果·博斯奖。

EXOMIND

通过《Exomind》,法国艺术家皮埃尔·休伊(Pierre Huyghe)创造了一个具有深远象征意义的微观宇宙,来质疑人造世界与自然世界之间的相互作用。作品中的生物和非生物都具有象征意义或罕见的遗传特点。

活的蜜蜂群为来自飞梅(神社庭园中所种植的著名“飞来的”梅树)的一棵遗传植株的花朵进行授粉。一对美西钝口螈(墨西哥火蜥蜴)栖息在池塘中,它们一生都保留着蝌蚪状的鳍。

作品的中心人物是一个女性的雕塑,她的头上覆盖着一个活的蜂巢。休伊的人造生态系统还有睡莲(与吉维尼小镇中克劳德·莫奈的池塘杂交而来)、昆虫、三色猫和一棵橙树。

Exomind

Exomind,2017年
这件混凝土铸造的作品包含了用蜡蜂巢、蜂群、橙树(日文为Daidai)、梅树(飞梅的派生作品)、植物、沙子、石头、三色猫、蚂蚁、蜘蛛、蝴蝶、有睡莲的混凝土池塘(吉维尼小镇,即莫奈花园所在地的派生作品)、美西钝口螈和昆虫。
艺术家本人提供; Taro Nasu摄于东京; Ishikawa Yasushi摄于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

境内美术馆

从有形的作品到创造性的文化活动,太宰府天满宫的庭园充满着艺术气息,将整个神社变成了一座美术馆。神社丰富的当代艺术项目吸引了国际知名的人才,他们在现场创作作品,将艺术融入神社生活的每个方面。网页上有太宰府天满宫中有关艺术的最新信息。

查看更多